哈爾濱2日一倉庫發生火災導致5名消防員死亡後,該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“平安哈爾濱”發消息公佈基本情況,全稿585個字,其中領導“高度重視”“做出批示”“緊急部署”部分占了258個字,多名領導的名字和職務都在文中出現,而犧牲消防員的名字都沒有寫出。該稿件迅速遭到網上輿論的炮轟,哈爾濱市官方的整體形象因此遭受負面影響。
  各地出了事故後,官方的情況通報和新聞稿往往突出領導“重視”和對緊急處置事件的“指揮”,這已成為相當固定的“黨八股”格式,各地在做這類發佈時,幾乎不會有誰對它的實際效果進行思考。“平安哈爾濱”這次的突兀實際是對這種套路做了較為極端的發揮罷了。
  時代早就變了,輿論的多元化格局已成事實。官方不再是信息的唯一發佈者,而成為輿論場上的信息源頭之一。官方的輿論環境並不好,輿論場上批評官方的熱情很高,官僚主義幾乎面對著將其漫畫化的輿論“自動反應機制”,官方機構和媒體較為出格的表現都很容易被這個“機制”捕捉住,並遭放大,成為對官方形象的“高級黑”。
  最典型的“高級黑”往往涉及以下領域,官員亂說空話套話,不恰當的親民秀,自我表揚,向上阿諛奉承,搞虛假自我展示露餡等等。可以看出,它們基本屬於官僚主義大的範疇,而官僚主義是最容易被髮現、識破,並且嘲諷起來也最容易獲得戲劇性效果的官場表現。
  從以往官方習慣的工作機制講,“平安哈爾濱”犯的不是什麼大錯。它的小編可能經驗不足,審稿的官員或許不瞭解網上輿情,他們大體按照往常工作程序做事,只是“沒把握住分寸”。但互聯網輿論場可不這麼看。
  這麼突出領導,被一些批評者認為是在幫著領導“開脫”,只寫出多名領導的名字卻無一名犧牲消防員的名字,被一些人解讀為“不重視生命”。哈爾濱的情況未必一定是這樣,但不能不說,各地基層出事時突出當地領導親臨指揮的報道方式,的確有些能看到幫他們開脫的影子,至少公眾這方面的印象是強烈的。
  效果明明不好,一些地方出事當地的通報還那樣做,說明一些官員最重視的或許不是老百姓看了報道怎麼想,而是什麼樣的通報最有利於他們對上交代和渡過難關。
  “高級黑”一旦形成,其結果不僅是地方當局的“自黑”,還會殃及官方的整體形象。必須指出,政府公信力是社會治理最寶貴的資源,而這個資源當前幾乎沒受到系統性的保護,對它的損害大體可以不受處罰。目前並不存在保護政府公信力的責權框架,這方面的事情基本處於放任自流的狀態。
  政府公信力大概需要受到“緊急搶救”級別的保護,它理應獲得各級和各地官員們的“高度重視”。“平安哈爾濱”事件背後的那些深層原因是全國性的,如果現在不著手改善,它們還將造成一個又一個轟動的公共輿論風波,那將是地方治理的損失,也將侵蝕全國治理的效果。
  關鍵是要真正清除官僚主義,真正弘揚實事求是的作風,這是比解決“高級黑”技術層面問題更重要的改進方向。當然,提高各地政府和官方機構的輿論應對能力也不應光說不做,一個地方政府吃一塹,全國各地的政府都應跟著長一智。▲
創作者介紹

欣宜

uj83ujyw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